【印度神話再述】演化過程中的缺陷:創造神-大梵天

在印度,沒有專屬於創造神大梵天(Brahma)的節慶、沒有相關的儀式崇拜與祭祀,甚至連專門的廟宇也寥寥無幾。相較於其他民族的神話故事,對於創造主表達出崇敬;為什麼在印度神話中,創造神梵天,卻如此不被認同?遠遠不及保護神與破壞神的地位?祂創造出什麼樣的世界?又與祂的創造物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?

『梵天騎乘天鵝』,不透明水彩畫作,1700年左右,印度帕哈里學校,收藏於美國波士頓美術館。(圖cc)

創造神與祂的創造物

在印度神話中,大梵天通常以一位老者的姿態出現,有著四頭四臂。四個頭朝向四個方位,四臂上手持儀式用的法器與經典。祂的氣質外貌看起來像個祭司或授業者,口中不斷喃喃誦念著吠陀。梵天所執行的神聖儀式,發送出”Shanti shanti shanti”之聲,即為『寧靜』之音律。這『寧靜』的品質,是三界所須達到的終極要旨。這裡的三界,指的是梵天所創造出的天界、人界、下界;換一個角度來說,亦是『個人的世界』、『文化層次的世界』以及『野性的大自然世界』。

梵天所『創造』出的世界,並非僅是一個由宇宙學、物理學可探索解釋的『外在、客觀的(物質)世界』;同時也存在一個由情感和思想架構而成的『內在主觀世界』。有趣的是,根據吠陀文獻,這裡所講梵天的『創造』,指的並非是『從無到有』創造出某物,而是指『探索到』、『發現到』、『覺察到』存在的意思。

換言之,當梵天從保護神毗溼奴的肚臍裡,升起的一朵蓮花中誕生,且睜開眼睛的那一刻起,祂的『創造世界工程』即是去『認識世界』,也就是『認識自己』。

印度最著名的一座梵天神廟(Brahma Temple,Pushkar),位於印度北部的拉賈斯坦邦,普斯赫卡爾(Pushkar)一地。這座寺廟是印度現存為數不多的專門供奉梵天的寺廟之一,最具代表性。(圖:維基cc)

“Know Thyself"『認識自己』

如同希臘神話中,著名的太陽神阿波羅神廟-德爾菲神廟(Delphi temple),最重要的一條神諭即為”Know Thyself” –『認識自己』。這個概念也同樣出現在印度神話中,並且是其信仰的核心信念。『認識自己』這樣的重點,之所以在印度神話創世紀之初就模糊化,這與梵天貪婪的舉動有關,這也是大梵天不被崇拜的主因。

後世的詩人從《吠陀經》中理解到,娑婆世界之所以存在,其意義在於幫助人們認識自己。梵天所『創造』(覺察)到的世界,即是女神本身;即便無人覺察之前,她便已經存在。梵天只是『覺察』到她的存在而已。在《奧義書》中記載,認識自己的途徑,始於『一分裂為二』的過程,即為創造出『自我』與『他者』,而後彼此有所激盪。於是,在一元形成二元之時,梵天代表了陽性性質的『自我』(self) 、擔任觀察者的角色、是精神靈性的存在;而祂的另一半為陰性特質的『他者』(other)、是觀察物本身、為物質面向的存在。

梵天的陰性面

這個陰性特質的『他者』,由於『創造』於梵天,便以其女兒的身份具體呈現。梵天之女名為莎塔如帕Shatarupa),在梵語中,意為『百種美麗的她』,為世間無限個形體的存在。當一分裂為二時,是為了『認識自己』的生命旅程;梵天創造世界,目的亦是為了解他自己。然而,莎塔如帕千千萬萬、無限多個形體的存在,反映出梵天對於『我是誰』這個問題存在疑惑。

『梵天』,花崗岩雕刻,十世紀晚期到十一世紀初,南印度泰米爾納德邦,朱羅王朝,收藏於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。(cc)

凝視著美麗且變化萬千的莎塔如帕,梵天並沒有選擇從與女神的相處中學習生命本身,而是貪圖她的美貌,開始追逐且企圖佔有她。莎塔如帕感受到梵天的貪慾,因此轉向躲藏,以避開祂灼熱的眼光。但不論莎塔如帕飛往左、右或後方,哪一個方向,梵天都鍥而不捨的追逐,這讓祂在這三個方位都長出頭來。於是莎塔如帕逼不得已,開始變形成自然界各種生物。當她變化成母牛,梵天就變成公牛追逐在後;當她化為母鵝,梵天就變成公鵝,如影隨形。不論莎塔如帕轉變成任何形體,梵天不依不饒,糾纏個沒完。

換言之,大梵天全然忘卻他創世的目的為何?忘了莎塔如帕的本質為善變的幻相,她是物質世界,亦是摩耶力量(Maya)本身。梵天缺乏學習,與認識生命之道背道而馳,只一心一意只想佔有女神,來滿足他的貪婪執著。

一個忘記自己真正任務的造物主,墮落於自身的貪婪色慾,無法了解世界,只會受困於世界,這樣無明的神又該如何被世人崇拜呢?於是,當梵天無法自我克制地,瘋狂地追逐飛到上方躲藏的莎塔如帕,又因過度渴望,在自己的頭頂上方,硬生生的長出第五個頭時,這全然激怒了破壞神濕婆。濕婆神因此變身為憤怒尊-陪臚Bhairava),毫不猶豫地砍了梵天的第五個頭,並將其頭顱拿來作為飲用器皿。濕婆神是天真之主,不受女神的誘惑;化身陪臚憤怒相,是為女神的保護者而梵天的第五個頭象徵小我,總是虎視眈眈,欲意掌控、佔有物質世界。

梵天『創造』出婆娑世界,也創造出業力、色(貪)慾和死亡。這些元素又會自動不停的輪迴循環,帶來痛苦,永不停歇。這些原因,都讓梵天不值得獲得崇拜與尊敬。

而後,莎塔如帕成為梵天的配偶,是為音律,藝術與知識的女神-薩拉思瓦蒂(Saraswati)。薩拉思瓦蒂身著杜絕欲望投射的白色紗麗,教導學習與知識,以幫助人們認識生命,因而有機會獲得智慧與解脫之道。莎塔如帕轉化為薩拉思瓦蒂的存在(註一),是以彌補梵天無法學習的一面。

相較於梵天墮落於欲望,沈迷於幻相女神;濕婆神則是拒絕入世,而毗溼奴作為保護神,則是巧妙地既投入、又保持超然的平衡狀態。因此,在印度的傳統圖畫中,梵天經常被描述成老人,象徵被自身的欲望消耗殆盡;毗溼奴為成年男性,足夠成熟來面對欲望。而濕婆神,作為天真之主,經常被描述為一個孩子,對於男女欲望,全然不在點上;意為在這個議題上全然自由。

『梵天與其配偶薩拉思瓦蒂』,神廟浮雕,12世紀,南印度卡納塔卡邦,貢獻給濕婆神的霍沙勒斯哇拉廟 (Hoysaleshwara Temple)一景。(維基cc) 

換言之,印度教神話鼓勵人探索生命、習得真理,以及最重要的認識自己而非去追逐世間的一切。這是不鼓勵崇拜梵天的最根本原因。

獲得世間利益的善巧之道

當然相較於東南亞國家,直接崇拜梵天的化現-四面佛,以求取世間的名利與種種願望;基於人們都想獲得幸福,在婆娑世界盡量過得順遂一些,在印度,也有不少『聰明取巧』的方式。如:占星術與風水堪輿術,以及其他專門實現願望的祈求儀式。某方面來說,這些『方便善巧的工具』是在人們能力仍有限的情況下,協助他們探索認識自己的一個過程,特別是探究難以察覺的業力作用。

在泰國倍受崇拜的大梵天:曼谷四面佛(維基cc)
『梵天』, 砂岩雕刻,約10世紀,柬埔寨吳哥窟,收藏於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。(cc)

最後,當人們面對世俗世界難以自拔的貪戀之時,印度猴神哈奴曼的存在,給了世人一個精神上的鼓舞與正面示範。一個猴子,能透過對羅摩堅定的信仰、耐性地練習奉愛,因而能解脫於想要控制改變物質世界的欲望,做到出離。猴子的頭,象徵瘋猴般的心智,在猴神身上亦能成為神聖的存在。這也是印度神話有趣之處,算是巧妙地彌補了梵天這個在演化過程中,出現bug的創造主,以自動達到總體平衡的展現。

(註一)當女神喚為莎塔如帕之名時(Shatarupa),強調的是她萬象存在的特質 。

(註二)說明:

這篇文章,試著分析講述梵天不受崇拜的原因,以及其背後的原理。印度教經典論述,依不同時期與教派,有不同的重點,亦有許多不同的故事版本;這裡試圖以印度神話的基礎原則,將故事的原理與人物之間的關聯,講述出大概性合理的輪廓。

*本文受邀於 榮格人文講堂_給大人的心理學 社團邀約,為該社團每月的神話專欄文章

About Me

Niki Saraswathi 劉季音
智慧告急,固與智慧女神同名
自2000年起旅印,18年間未間斷,正好見證了印度奇特的崛起。
學術專長為文學與文化研究。領域為神話分析、舞蹈表演藝術、當代文學與電影。
昔為印度古典舞蹈舞者、舞蹈創作者。
現任台灣印度研究協會研究員

© 2022 Niki Saraswathi All Rights Reserved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